采虞

无题。

初春。
蛮族青阳的大君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坐在天拓海峡的北岸草地上面,手中拿着两坛新酿的古尔沁的美酒,就这么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眺望天拓海峡的南岸,时不时轻微的咳几声,那双看尽了世事沧桑的眼睛一如他少年时那般清澈,只是眼底多了几分君王的威严和几分悲哀。
他的近身侍卫远远地站立着,一个新来的小伙子看着不解,悄悄地问铁叶将军,将军,大君为什么要在那坐着发呆啊,铁叶将军只是挥挥手,说,去去去,别打扰大君。
风吹过来,携着些许寒意,大君的咳嗽更严重了,铁叶把马囊里大君的御风用的大氅取出来,走上前想给他披上,可是大君只是挥挥手,示意他退下。他只好退了下去。
“你也在看吗,我能来的次数,不多了”大君轻轻地说了一句,这声给昔日旧友的问候随即被草原的风吹走,不知会飘向何方,最后消弭于天地
大君又看了一会,将那坛喝过的酒一饮而尽,又将那壶未开封的酒尽数倾入海中,“把酒坛收好了,别弄丢了。”大君扔下一句话,随即起身离开。留下两个空空的,精美的酒坛。一个士兵走过去,将那两个酒坛收走,仔细的看着,大君喝的那坛酒的酒坛上,有一把刀,一把剑,一只鹰,一句话:北辰之神,苍青之君,广兮长空,以翱以翔。那坛倒进海里的酒的酒坛上刻着一只与前一个酒坛相同的一只鹰,一把枪,旁边的那句话是:北辰之神,苍穹之帝,其熠其煌,无始无终。
士兵并不明白那些图案的意义,但是大君说要收着,那就收着吧,他抱着坛子,一路小跑,跟上了队伍,消失在了茫茫草原中。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