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虞

个人倾向严重
单纯逼逼叨叨发泄
仅仅记录生活
若有啥看不惯的就请退出,感恩不尽。
很难受,大概是因为刚刚爸妈吃饭没等我吧,刚刚在公车上的时候他们跟我打了电话说过了,那些原因他们也解释过了,可我认为这些都是很他妈可以避免的,心里感觉很难受,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刘宥灵塞班潜水死亡的消息,当时没什么感觉吧,现在想来好好一个人怎么就没了呢,我也只是当时关注了一下她就再也没怎么注意过她了,私信里还有那句自动发送的“能被人美心善的你关注是我的荣幸”难受。
我一直是个对自我认知极度模糊的人,很多时候像路明非,心里总孤独。脸上很开心。十五年而今大概都没个人知道。很多时候都会想哭,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这就是少年内心的愁和闷骚吧。。。
有时候真的很想出家,就像大冰说的那样。受完三大戒出门便摔倒直接归西。

大概至今我对江洋和林澜的脸都没什么特别具体的印象吧,倒是别的会很具体,脑子里的江洋大概就是那么个十几岁的时候有点瘦有点白个头顶多172中等的男生,长大后进了泡防御指挥部就有点虚胖,不会特别帅,而且丝毫不可爱,单看外貌根本没有小姐姐会看上他的那种,平日里很少争什么,但涉及到林澜的就会有争胜心。要是动他最珍贵的那么点东西即使他手无寸铁也会像疯狗一样上来咬你,嘲讽技能满点,谈吐不清技能同样满点,主要看和他说话的是什么人。林澜就是中长的披肩发,会染一点酒红色,有点瘦,168-170左右,平日里指挥的时候算安静如鸡,可能有点严肃,喝酒吃饭的时候也不太多话,但内心其实有很多话想讲,大概有一点隐藏话痨技能点,可惜到死没被发掘出来发扬光大,应酬的时候可以谈笑风生,能笑的和狐狸一样;脸上表情一向很稳定,内心可能在触及到某些敏感点比如父亲和坏女孩之类的会触发冷漠or牙尖嘴利技能但脸上依然很稳定,没有情绪崩溃的迹象,极少有情绪大崩盘的时候,如果活到七十岁的话大概就那么一两次崩盘。总之是一个因人而异的女孩,毕竟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我以为这个故事的悲剧并不在林澜死了,而是跨越13年,江洋隐约看见过去的林澜在对他诉说什么,却如隔着群山万壑,听不见声音。"
我想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可那回响已经永远沉眠在废墟底下,被十三年的时光侵蚀成了无解之结。

无题。

初春。
蛮族青阳的大君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坐在天拓海峡的北岸草地上面,手中拿着两坛新酿的古尔沁的美酒,就这么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眺望天拓海峡的南岸,时不时轻微的咳几声,那双看尽了世事沧桑的眼睛一如他少年时那般清澈,只是眼底多了几分君王的威严和几分悲哀。
他的近身侍卫远远地站立着,一个新来的小伙子看着不解,悄悄地问铁叶将军,将军,大君为什么要在那坐着发呆啊,铁叶将军只是挥挥手,说,去去去,别打扰大君。
风吹过来,携着些许寒意,大君的咳嗽更严重了,铁叶把马囊里大君的御风用的大氅取出来,走上前想给他披上,可是大君只是挥挥手,示意他退下。他只好退了下去。
“你也在看吗,我能来的次数,不多了”大君轻轻地说了一句,这声给昔日旧友的问候随即被草原的风吹走,不知会飘向何方,最后消弭于天地
大君又看了一会,将那坛喝过的酒一饮而尽,又将那壶未开封的酒尽数倾入海中,“把酒坛收好了,别弄丢了。”大君扔下一句话,随即起身离开。留下两个空空的,精美的酒坛。一个士兵走过去,将那两个酒坛收走,仔细的看着,大君喝的那坛酒的酒坛上,有一把刀,一把剑,一只鹰,一句话:北辰之神,苍青之君,广兮长空,以翱以翔。那坛倒进海里的酒的酒坛上刻着一只与前一个酒坛相同的一只鹰,一把枪,旁边的那句话是:北辰之神,苍穹之帝,其熠其煌,无始无终。
士兵并不明白那些图案的意义,但是大君说要收着,那就收着吧,他抱着坛子,一路小跑,跟上了队伍,消失在了茫茫草原中。